手机访问 m.ttdu8.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天天故事网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网络小说 >
  • 村支书是色狼

    周伯君爱上朱月时,他二十一岁,正在北平念大学,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严酷的选择:如果选择朱月,他将一文不名;如果放弃朱月,他将获得半条街的财产,并将到美国留学。 这话是他父亲周家驹讲的。周家驹还说:只要你答应娶金娇,除了那半条街的房产,我立马将... [查看全文]

  • 官场微小说《娘煨的粥》

    爹没了,刘局长怕娘一个人在乡下孤单,好说歹劝,近乎绑架了,好不容易把老人家接到城里,跟自己一起... [查看全文]

  • 经典微小说:布衣之交

    谁也没有想到,退了休的张县长和修自行车的老刘头成了至交好友。 过去,张县长在任时,出入有专车接送,往来前呼后拥,他对于在县政府门口修自行车的老刘头基本上是视而不见的。只是偶尔,张县长在车上会看到坐在小马扎上摆摊的老刘头,也偶尔,张县长会询问... [查看全文]

  • 一片荷田与一个寡妇

    那荷田青青绿绿的,七、八亩面积,就在村口水塘那边。那荷田原先不是青绿的而是亮亮的。亮亮的水面零零星星地钻出几个嫩绿的叶卷儿。太阳出来了,它们便悄悄摊开来,摊开的叶子开始巴掌那么大,渐渐地大似蒲扇,并且自由地舒展开去,眨眼便铺满一片,掩住了... [查看全文]

  • 姐姐,我要摸你了

    那年秋天,队长分派十五岁的小弟与六十五岁的郭三老汉去摇水车。摇水车干什么?车水。车水干什么?浇大白菜。看水道的是一个名叫何丽萍的女知青,年纪在二十五岁左右。 立秋之后,大白菜必须每天上水,否则就要烂根。派活时队长说了,让他们三个不必每天早晨... [查看全文]

  • 中篇言情:还债

    1 没想到会再遇见沈白,季巧其实有些尴尬。彼时一位看起来气质斐然的美艳女子正挽着他的手臂从她打工的高级西餐厅里出来,无论远观还是近看,他们都是一对璧人啊 连季巧都发自内心地觉得赏心悦目,以致忘了此刻自己应该转身避开。 就这么迎面相遇,季巧嘴角... [查看全文]

  • 小娘子猛于虎

    1. 一本话本引发的命案 江南乐,翠屏金曲,春柳薄衫,倚马少年郎,满楼红袖招。此处原是江南小镇上最热闹的一条街,却因接二连三的命案而露出几分萧索和肃穆。 其实命案原本也无甚稀奇,但事情牵涉鸢尾楼的紫菱姑娘,便又有些不同了。紫菱姑娘是鸢尾楼的头牌... [查看全文]

  • 小小说:谁是小偷

    火车站,男人送女人。 售票大厅,人山人海,形形色色,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返校的学生,回归的民工,倒票的票贩子,胡子拉碴的乞丐。还有,看似道貌岸然,心怀鬼胎的小偷,各自在寻找自己的目标。 男人给女人买过车票,刚出售票大厅,女人松开男人的手,惊... [查看全文]

  • 短篇言情:是她多情

    1 姜蛮蛮一脚将廉望踹倒在地上,又狠狠地压了下去。 她的膝盖落在他的小腹上,令他闷哼一声,疼得他额角冒汗。姜蛮蛮看到他的喉结上下滚动 l 一下,应当是被她打出了内伤,却硬是将一口血咽了下去。 她觉得解气,又有点儿心疼,看他面颊上一颗汗珠顺着肌肤滚... [查看全文]

  • 我从黑夜经过你

    那一年天空的颜色始终是灰蒙蒙没有一丝云朵,无意间你闯入我的视线,于是天空中便多了一条七彩红云。 十月的微风里依然有夏天的味道。 早上醒来时才发现喉咙有些不适,吞咽口水时感觉就像有东西卡在喉咙里一样,怎么咳它都不肯下去,头也昏沉沉的,这是我从... [查看全文]

  • 小小说:高楼上的老太太

    住在二十多层高的楼上,这是王一母亲做梦都未想过的事,简直比梦境还玄乎。 老太太说,二十多层高的楼上,那么鸟儿不是要飞进窗子来,甚至在家里做个巢呢?那么云朵不是要飘进窗子来,甚至停在天花板上呢?那么太阳不就挂在窗子外,伸手就能把那个光闪闪的金... [查看全文]

  • 官场:主任的怪病

    在县政府大院干了十多年办公室主任的张主任,得了种怪病:面部神经不自主的不停地抽蓄,特别是两边颧骨上的肌肉老是跳动着往一块儿挤,做机械的笑状,不明就里的人总以为他在不停的挤眉弄眼呢! 本来张主任那逢人就谦恭、灿烂笑脸,在他与世无争的性格的衬托... [查看全文]

  • 官场:规格就是人格

    宋关窝在沙发里,看着茶几上的电话,想让秘书小张打电话通知罐口镇党委书记郑雄,自己要过去一趟。一声 小张 叫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退休,秘书小张已不在身边。 愣了一会儿,宋关摸出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出郑雄的电话号码。手指停在通话键上,迟迟没有按... [查看全文]

  • 一个反常的女人

    马在贫民住宅区租房住下后,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这个三十出头、五大三粗的女人太反常。她牵着个名叫展志,年龄有三四岁的小男孩,与邻居说话谈到孩子时,她就高喉咙大嗓门地说: 这孩子是我收养的 凭我这德性,哪能生出这么好的儿子? 没错,展志长得细... [查看全文]

  • 深宅情事

    慈惠墩来了打首饰的银匠。这给她百无聊赖的日子着了亮色。 她推开厚重的楠木门,沿着悦耳的声音走,就看见了银子一样白亮的他。银子在他的手里,片刻化成水,又成了银条,银条像面团儿,任他巧妇般或扁或长地揉捏,成了形,再用一把小锤子,在模具里錾出好看... [查看全文]

推荐内容
  • 出轨后,前妻的温柔陷阱

    01 陈漾不要张果果了。 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烛光晚餐的饭桌上,毫无预兆的,陈漾说出了三...

  • 你突然来的短信就够我悲伤

    你突然来的短信就够我悲伤 陶美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星期五,我来接你下班吧...

  • 未来缥缈,不如惜取当下

    1 江边,素婉闭着眼睛,手里握着一把剑。突然,一片竹叶飞来,剑应声落地。 素婉心下...

  • 偷 情

    第一节 那个恶毒的女人猛地扑上来,白森森的手紧紧地扣进了我的腹部,肠子被搅动着,...

  • 周姑娘,你的小心机已送达

    1 翟松对周媛的第一印象就俩字:骗子。 他卸完妆离开剧院,道路两旁的店几乎都已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