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m.ttdu8.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天天故事网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网友故事 > 我将傻妻卖到了山里

我将傻妻卖到了山里

时间:2018-09-29来源:网络 作者: 秩名

01

我不知道,如果一个男人急切希望自己的妻子失踪或者死亡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但是我对妻子江梅丽就是这样。

若不是8年前我在一家木器厂意外失去了一只胳膊,我是死也不会娶她的。当初,介绍人说,这女子看着正常,就是智力有点小问题,所以,如果事情能成,礼金可以不要的。

就是因为省了平常人家娶媳妇的5万块礼金,我妈就在一边催促说,成了,成了,你都少了一只胳膊,别人不嫌弃就算了,何况娶个媳妇能生孩子,能做家务就成。

就这样,我娶了江梅丽。

她个头不高,不难看也不漂亮,但是那种带着孩子般天真的眼神让人一眼就看出她是一个傻子。她妈说,这孩子虽然不灵光,但是下地、家务都一把手。当天,江梅丽进厨房给一杆子人做了一顿手擀面,还搞了几个小炒。事实证明,她的手艺确实不错。

因为是个傻媳妇,婚礼流程就省了。

我对女人有着自己的要求,可是想起自己的境遇,却只能劝慰自己。况且,江梅丽虽说不灵光,但是脱了衣服,一尊玉体还是丰盈白皙的。欲望的大门打开之后,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夜夜蹂躏江梅丽。

我想,我对她是有点恨的。

因为残疾,我只能娶一个这样的女人。而这样的女人,生来就是来给我做牛做马的。每天早上起来,江梅丽给我端来一碗水蒸蛋,地里的农活从来不让我干。就连母亲也闲了很多。可是我还是喜欢经常打骂她。

我以为江梅丽同一般傻子一样逆来顺受,任人欺负。可是,我错了。江梅丽只是惧怕我和母亲,她在外人眼里却是一个强悍的女人。

我和几个人打麻将。因为对方赖皮,输了不给钱,我开骂了,之后,两个人打了起来。失去一只胳膊的我实在不是那人的对手。不料江梅丽来了,她看到我被人推倒在地,拿起一块砖头直直地朝那人头上砸去。

我花了300块给那人付了医药费。其实,我对江梅丽是感激的,但是从口袋掏钱的时候,我还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那个晚上,江梅丽没有上床,直直地跪在地上。我问她,为什么跪?她说,从小,在家呈做错事,妈都让我跪。我一听笑了半天。

她真是一个傻妻。

我开始安慰过自己。她除去傻点,人还是不错的。老实,能吃苦,对我服服帖帖,这辈子,我也应该知足。

02

我的婚姻就是在不断的失意和安慰中持续着。

漫长的两年,那个工伤官司打完了。工厂给我赔了8万块钱。我在镇子开了一家超市。最初两年,经营不错。我赚了一些钱,此后两年,超市遍地开花。我觉得不转行发展不下去了。于是,我一个人去了南方。

我在浙江一个小城待了半个多月。那里工厂林立,服装,小饰品惊人的便宜。我决定在老家城市开一个批发点。我花了10万块在批发市场盘了一个小摊位。因为进的货物时尚,价格又实惠,我的客源很多。只一年功夫,我就站稳了脚。

3年后,我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百万富翁。

6年,江梅丽黑了,瘦了。每次回家,她都欢喜地下厨给我做一碗手擀面。母亲说,是该要个孩子了。曾经我打算去抱养一个孩子,我害怕江梅丽生的孩子遗传弱智。现在,我却真心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所以,母亲说,要不找个人生一个,我们养着。我几乎是没有思索就答应了。

我的首选对象是店里的员工林小。她二十岁出头儿,活泼开朗,口齿伶俐,一口一个文哥文哥地叫我。我明白,她对我有意思。林小万般相信我对她的感情,她知道,江梅丽是个傻子,也不过是个名存实亡的原配而已。我也对林小许诺,找到适当的理由,我一定和江梅丽离婚。

我没想到,我和林小的事情被一些好事者捅开。一天,江梅丽竟然提了把菜刀直捣批发市场。她追得林小满市场跑,最后惊动了警察。林小给我打电话,许文,你老婆是个疯子,她要杀了我你也不管吗?

我从派出所领回江梅丽,她一路低着头不语。有时候,我想她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一个弱智的女人竟然还懂得用武力捍卫自己的婚姻。当天晚上,江梅丽又跪在了地上。这一次,我没叫她起来,她一跪就是整夜。

03

我对江梅丽的恨堆积着。

我打她,骂她,她不哭,不闹。第二天,一碗水蒸蛋依旧会摆在我的面前。这个女人,傻得让人生恨。她如果是个正常的女人,或许我要离婚,她会懂,可是现在,她拼死也要保住我。对于她而言,我就是她的天,她的命。

江梅丽似乎是开窍了,我到哪里,她跟到哪里。我和司机去南方补货,她也要硬跟着。半夜,车子从浙江开到安徽,我下车去方便。两分钟后,我上了车,车门一关,司机启动了车子。行了一个多小时,司机突然问,你老婆呢?我恍然大悟,身边的江梅丽消失了。我思索了许久,最后想到,她当时一定和我一起下车了。

车子是单行道。无奈,我下了车,原路走回。一直到天亮,我才在半道上寻见江梅丽。看到我,她哇啦大哭。我骂她,真的害死人了。十二月的天,零下十多度,我的双脚都走麻了。回到家里,母亲看到我冻伤的脚心疼不已,她骂江梅丽,把你个傻子怎么没丢?

一语惊醒我。

如果江梅丽意外丢失了,这应该和我没任何关系了。可是我要怎么筹划一个将她无意丢失的局呢?我尝试过两次,还是去南方城市。一次,我将她丢在一个小旅馆整整两天,结果我折回去,她还在那里等着我。一次,我和她在异乡的街头散了,整整一个多月,她没音信,正当我觉得永远摆脱了她的时候。她被一辆车子送了回来。原来,她和我走失后,先被人送到收容所,好心人把她照片挂在网络上,一下子被熟识的人认了出来。

江梅丽看到我万分高兴,孩子一样扑过来,我瞪她一眼,她做错事情似的低下了头。收容所的人说,智障人士,一定要悉心看管,再走丢恐怕不好找了。

可是再没有比这更让人沮丧的事情了。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ttdu8.com/wygushi/27561.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