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m.ttdu8.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天天故事网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情感故事会 > 那个引诱她的初恋情人,谢谢你

那个引诱她的初恋情人,谢谢你

时间:2018-10-07来源:网络 作者: 棉花花

01

许瑶瑶跟老公刘子坤从北京开车回老家过年。

在高速上,接到刘子坤他爸的电话,说是刘子坤他爸在工地上开塔吊,突然停电了,塔吊失控,把腿给砸了。

刘子坤吓的魂飞魄散,说:“爸,您没事吧?”

他爸絮絮叨叨地说,没啥大事,当时工头就让回去休息了。他一瘸一拐地在马路边拦了辆三轮车回家,回去越想越不对劲,这属于机器事故,工地上应该负责任啊。他打电话给工头,工头凶巴巴地说不扣他误工的工资就不错了,还敢想别的?

刘子坤说:“没事就好。爸,你安心歇着吧,等我回来好好照顾您”。

他爸说:“心里想着憋气啊,工头真欺负人,就算赔点罐头、鸡蛋钱也好哇”。

刘子坤刚想劝劝他爸,被旁边的许瑶瑶打断了。

许瑶瑶说:“爸,咱不能就这样算了,咱得找工地上赔偿。我有朋友是做律师的。要么,咱走法律程序。实在不行,吓唬吓唬他们也好。” 

许瑶瑶的话,正合刘子坤他爸的心意。当即在电话里就夸了她一通:“子坤,你看,你媳妇比你可会来事多了。”

 02

许瑶瑶口中的律师朋友,是许瑶瑶和刘子坤的高中同学朱继常。

当年,他们仨是一个班的同学。刘子坤和朱继常都喜欢许瑶瑶。结果,许瑶瑶跟刘子坤都考到北京读大学,朱继常则考去了省城。许瑶瑶跟刘子坤谈了几年恋爱,前年结了婚。听说朱继常在老家的市里开了个律师事务所。这些年左右逢源,吃的很开,俨然成了当地的成功人士。

此刻,刘子坤有点不开心:“你跟朱继常有联系?”

他跟朱继常,从前就是死对头。干啥都要比。篮球场上比,学习成绩比,就连喜欢的女孩子,也要比看谁得到芳心。

许瑶瑶拍了他一把:“如今他在本地混的好,咱保不齐有啥事找他帮忙,搞好关系不好么?你就是书呆子气!”

她心底却连绵翻起十多年前的回忆。

当年朱继常可是个才子,校文学社的社长,经常在校报上写些风花雪月的诗。他写了不少情书给许瑶瑶,都被许瑶瑶以“学业为重”搪塞了。许瑶瑶当年懵懵懂懂的,不知爱情为何物。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跟朱继常隔着万水千山了。恰刘子坤跟她同在一所大学,对她嘘寒问暖、无微不至,天长日久地,许瑶瑶被刘子坤坚持不懈的真心打动,就跟他在一起了。

可心里,难免有点缺憾。

刘子坤,是个实在人,就是比较木讷,没有朱继常那样的洒脱气度。如果……可惜,没有如果。

 03

一个月前,高中同学秦莉跟许瑶瑶微信上聊天,说朱继常前不久帮了她家一个忙,为表谢意,她们全家请朱继常吃饭。饭桌上,朱继常喝了几杯酒,跟秦莉说,眼看到年关了,不知道许瑶瑶今年会不会回家乡过年,好多年没见了,非常想她。

当年秦莉跟许瑶瑶是最好的朋友。朱继常在秦莉面前说这话,显然是知道会传到许瑶瑶耳朵里。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念着她的。

往事在许瑶瑶心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泛出温柔的涟漪。本来,她就想这次回来无论如何一定要见他一面。眼前,公公这事儿,给了她冠冕堂皇的找他的理由。

 

许瑶瑶打开手机自带的前置摄像头看自己的脸。曾经朱继常写诗说她的眼睛像初春化冰的湖水,清冽、深邃。如今,这双眼睛在红尘俗世中打滚,为柴米油盐奔波,已经蒙尘了。

许瑶瑶轻轻叹了口气。

04

暖气十足的咖啡厅,许瑶瑶脱了外套,坐在沙发上。她化了一个精致的妆,扑粉遮住了眼角、嘴边的细纹。

她坐立不安地等了一会儿,一个穿着西装的高胖身影出现了。

她喊了声:“猪大肠!”

那胖子看到她,笑了,疾步走过来:“瑶瑶!”他见只有她一人来,便问:“你家刘子坤怎么没有一起出来坐坐?”

许瑶瑶轻描淡写地说:“他要照顾他爸,没空呢”。

她想起出门前刘子坤那张不情愿的脸。他是有自己的清高,不愿意去求助昔日的同窗,何况曾经还是情敌。刘子坤以前就不喜欢朱继常,说他世故、油里油气。许瑶瑶是在公公的支持下,背着刘子坤来找朱继常帮忙的。

许瑶瑶说:“猪大肠,你上高中的时候多瘦呀,现在这么胖,怪不得别人都说财大气粗,连腰都粗了!”

朱继常扶了扶眼镜:“哈哈,好久没听到人喊我绰号。瑶瑶,一晃十多年,我们老了哇。”

一个“老”字,触动了许瑶瑶的心肠。

难道自己看上去真的很老吗?哎。

05

她故作镇定地用手捋了捋额前的碎发,把公公的事情跟朱继常说了。

朱继常面露难色:“你公公干活那工地吧,是咱本地一个开发商搞的,开发商一般都有点关系网……你们呐,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不过,我还是可以帮你公公争取协调一点利益……难是难,但也不是不能操作。”

许瑶瑶不吭声。她在内心琢磨着朱继常模棱两可的话。

朱继常转了话题:“城郊水库风景不错,我每个月都过去钓鱼,明天咱们一起去吧?”刚好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说了几句,说有事,向许瑶瑶告辞。

这场重逢跟许瑶瑶想的完全不一样。

朱继常变了,净说套话空话。

她开始质疑秦莉跟她讲的所谓朱继常很想她的话。转念一想,或许朱继常在刻意摆谱。她当年没有选择他,现在却有求于他,他在摆架子。

许瑶瑶记得听人讲过老家找律师打官司的套路,很多陪着吃喝玩乐一个多月,还聊不到正题上。

朱继常摆谱是摆谱,应该还是愿意帮她办实事的吧。

许瑶瑶自我安慰地想。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ttdu8.com/qinggan/27616.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