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m.ttdu8.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天天故事网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冤死的风流鬼

冤死的风流鬼

时间:2017-10-21来源:网络 作者: 曾经工作过

  这是一个传说的故事,一个发生在叫做柳洼的偏僻乡村的故事,故事的年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

  柳洼是一个风景秀丽的村庄;一条弯弯曲曲可以划船的小河绕村西而过。小河的小坝上是一棵棵的小白杨。小河的远处是一片片水光涟涟的小湖泊。湖泊边是一丛丛的芦苇。这乡村的景色真像一幅美丽的水乡风景画。

  说柳洼偏僻只是由于这个庄子没有公路,不通公共汽车,社员群众(现在叫农户)交通不方便。这儿电影队很少到这放电影。县剧团总以为这地方是穷乡僻壤,人们舍不得花钱来看他们那些虽不受城里人欢迎,但仍能使乡村小伙子们拼命朝台前拥挤的节目,也很少来演出。这样一来,柳洼这个村庄文艺生活比较贫乏。(不是现在有电视看,几十年前农村还没有电视呢)无事时,人们聚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谈成了人们消磨时间的习惯。

  庄子的西头,一座建成不久的三间新房里住着兄弟两人。老大叫柳旺,是生产大队的民兵营长,身强力壮。火爆脾气。老二叫柳喜,寡言少语。老实忠厚。庄上人根据他二人的性格秉性,习惯地叫柳旺“大楞子”,叫老二柳喜“二憨子。”寒里,柳旺结婚了,娶了二十里外小李庄的姑娘叫李翠。兄弟二人把三间房用苇子夹开,柳旺和李翠住东头一间,柳喜自己住西头一间。白天兄弟二人下地干活,李翠在家料理家务,生活倒也过的和和气气。谁知日子没有多久,庄上的一些爱说别人闲话的人,无事时议论起他们来了。他们正儿八经地,好像比谁都有先见之明地说“:瞧,这二憨子和他嫂子保证有些说不清。”开始,他们只是议论议论,后来有人干脆就添油加醋的说起他们闲话了。没有几天功夫,这话让柳旺听见了,当时他就火冒三丈,直想去找柳喜拼命。可他还是粗中有细,他想了想,人们光是说并没抓住什么把柄。这事要抓住证据才行。为这事柳旺几天没睡好没吃好,后来不知受到什么启发,想出来一个办法。

  这一天大清早,吃过早饭。柳旺对李翠和柳喜说;“我昨天接到通知,要到县里学习一个星期,今天就走,你们在家看好房门。”说后,他准备了一下就走了。

  柳旺走后,李翠看看在家的柳喜,似乎觉得有一点说不出的味道。她想了想对柳喜说;;“他叔,这一段时间我一直没回家,你哥也不在家。我回娘家过几天去。”柳喜立即赞同:“嫂子回家带些米回去,大娘那边米不多。”

  李翠见柳喜让她带些米回去,就十分高兴地拿了一条口袋装起米来。装有二十多斤时,李翠不装了。

  柳喜一见,夺过口袋满满的装了一口袋。

  李翠为难了:“你叫我怎么扛回去。这么远的路。”

  柳喜看看嫂子。是啊,这一口袋米足有五、六十斤,嫂子的身体又不是十分的强壮,二十多里的路,怎么走啊?

  “我送你回去。”柳喜沉思一会对嫂子说。

  李翠也不好推辞,二人锁上门朝小李庄赶去。

  中午,柳喜在李翠家吃过饭,休息了一会后,便独自赶回柳洼来。

  正是四月的天气,满地的庄稼都已长有齐腰深。大麦黄了,小麦出穗了,油菜籽已沉沉甸甸地该收割了。田野里一片金黄,一片草绿,很是好看,柳喜满心舒畅地走着。

  太阳渐渐在天幕中落下,四周已是暮色。柳洼的庄子可以隐隐看到一个轮廓了,柳喜离家还有几里的路程。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救命,救命!”的喊声。

  柳喜吃了一惊,顺着声音看去,看到前面有两个人在扭打着。

  柳喜快步跑过去。

  见有人跑来,两人中有一人丢开手跑了。

  走近一看,一个姑娘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旁边放着两个旅行袋。姑娘长的很俊俏,一身穿着,柳喜一眼看出是上海下放在这的知识青年。

  见有人过来救了她,姑娘十分感激:“谢谢你。”她对柳喜说。

  “你到那去的?”柳喜问她。

  “从家里来,我是张岗的。”姑娘说。

  “张岗,还有十来里路呢。”柳喜心里算着。“就你一人走?”柳喜问她。

  “嗯”,姑娘点点头。“没想到这儿还有坏人,我••••••”姑娘想说什么又不吱声了。

  柳喜想了一会对她说:“天已经黑了,今天到我家住一晚,你明天再去张岗。”

  “你家?”

  “不远,前面庄子就是。”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ttdu8.com/mingjian/25472.html
    ------分隔线----------------------------